昏暗的地牢里,烧掉一半灯油的烛火不断摇曳,仿佛随时都会灭去。

  “母后,你带儿臣来这里做什么?”

  “来看看母后的故人。”旁边有人轻笑着回道。

  李锦悠听到这声音时犹如被雷电击中。她猛地抬头望向牢房门口的方向,眼前却黑乎乎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。

  她只听到一阵轻浅的脚步声朝着自己这边靠了过来,片刻后,仿佛有人低垂着头靠近,附在她耳边轻声道:“妹妹,本宫带着睿儿来看你了……”

  睿儿!

  她的孩子!

  李锦悠猛地抬头,张大着早已经被拔了舌头只剩空洞的嘴巴,喉间发出恐怖的嘶嘶声。

  她身前站着的宫装丽人见状却是笑得开心,她声音极低却异常清晰道:“妹妹这般激动做什么,本宫将睿儿照顾的很好,只可惜啊,他完全记不得你。妹妹,你听了可还开心?”

  李锦悠心猛地钝痛,虽然早就知道那个男人有多狠毒,可是当听到李映月口中的话时,她却还是陷入癫狂。

  那是她的睿儿啊!

  那是她的儿子!

  慕容峥好狠的心,他居然要抹掉她在世上所有的痕迹。

  她好恨!她好恨!

  李锦悠如坠疯狂,酒瓮内的她拼命扭动着的身子,仿佛恶鬼一般想要朝着身前那人扑去。

  牢内传来又惊又怕的尖叫声,之前出声的那少年紧紧搂着华服宫装女子的腿惊惧嘶叫:“母后,怪物,怪物,她是怪物,她是怪物!”

  “睿儿别怕,母后在这里。”

  李映月轻柔的拉着抱着自己大腿的少年,见他簌簌发抖躲在自己身后,眼底全是寒光和狠毒,她捧着少年的脸庞说道:“睿儿可还记得母后告诉过你的话,这世间的妖魔鬼怪一点都不可怕,睿儿是这大晋未来的天子,你不用怕任何人任何事情,若是怕她,就杀了她……”

  慕容睿傻傻的抬头看着身旁温柔的女子,就见到她将一把短匕放在他手中,对着他蛊惑道:“去吧,杀了这怪物,只要杀了她,睿儿就不必怕了。”

  “去吧…杀了她……”

  慕容睿握着短匕,脸上全是惊惧,可就在这这时却被身后之人推了一把,踉跄跌入了牢中。他一低头便看到了身前不断蠕动着的“怪物”。

  那血肉模糊的脸颊让得他再次惊叫起来,他看着那“怪物”张大着嘴想要靠近他,吓得连忙站起来,想也不想就疯狂的拿着匕首朝着李锦悠身上扎了过去。

  “怪物,你滚开,你这个怪物,我杀了你!我杀了你!”

  李锦悠只觉得身上一阵刺痛,却远不及心底的悲凉,这是她的亲儿子,是她十月怀胎、险死还生才生下来的儿子,如今她却死在他手上!

  她胸口鲜血潺潺,身上很快便被染的通红,那颜色刺目的绚烂,仿佛荆棘之花盛开。

  李映月看着慕容睿离开,嘴里突然发出竭斯底里的笑声。

  “李锦悠,你看看你多失败!”

  李锦悠扭动着身子恨不得朝着李映月扑过去,恨不得大叫着问她为什么,为什么她到现在还不肯放过她,可是她却只能在地上蠕动,就连半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  “李锦悠,你可知道,慕容峥从来就没爱过你,他爱的一直是我,而你,不过是他用来掩人耳目的工具,是他想要登上皇位的踏脚石!”

  “你可知道你第一个孩子是怎么死的?那是慕容峥亲手掐死的,若不是我不能生育,而苏家也被他除去,父亲又根本就不在乎你,慕容峥就连慕容睿也不会留。”

  李映月看着地上如一团烂泥般的李锦悠,狠狠一脚踩在李锦悠身上,使劲碾了碾,见李锦悠奄奄一息的模样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“当年你多高傲,相府嫡女,苏家嫡孙,可你看看你如今的样子,就像是蛆虫一样苟延残喘,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斗?”

  “这天下是我的,慕容峥也是我的,我的好妹妹,我会守着你的后位,守着你的孩子,守着你的丈夫,守着你的荣华富贵过完一生……而你,永远都只是个被亲儿子杀死的怪物!”

  李锦悠死死仰着头,身上的鲜血染满了地牢,那眼眶之中鲜红的血泪不断流淌,她气息微弱,整个人逐渐陷入黑暗之时却仍在拼命的张大嘴无声呐喊:

  她好恨!

  她好恨!

  李映月!慕容峥!若有来世,我必定噬其血,吞其肉,让你们不得好死!

  ……

  浅青色的月綄纱内,脸色苍白如纸的少女紧闭着双眼躺在床上,额上全是细密的汗珠。

  “锦儿,锦儿,娘的锦儿……”

  苏氏红着眼眶看着床上的娇小人儿,她颤抖着手刚一靠近床上的人儿,手掌就被那小小的手死死抓住。

  那仿佛用尽了全部力气一般的小手仿佛攥紧的是她的心肉,让她疼的喘不过气来。

  她猛地回头瞪着旁边跪了一地的下人,怒声道:“你们几个到底是怎干什么吃的,小姐好端端的怎么会从廊楼上跌了下来,若是出了事情,你们担当的起吗?”

  “夫人饶命,夫人饶命。”

  一群丫鬟婆子连忙磕头,那领头的丫头哆嗦着身子趴着地上,带着哭腔道:“夫人,是青黛不好,是青黛没有照顾好小姐,才伤了小姐,求夫人责罚。”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如梦读书  每天领取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