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初雪本能的转头,撞上了易枫珞的视线,见他的眸子似乎一柔,心想,又是他,他是想干嘛?

  温雨兰一看是易枫珞与温昊泽,赶紧装得一副温柔可人的样子。

  “哥,枫珞,你们……怎么也在这里?”温雨兰那声音马上变得软绵绵的,娇滴滴的。

  刚才那一副飞扬跋扈的样子消失的无影无踪,立刻变得甜美可人的软妹子了。

  顾初雪双眉微微一紧:原来和她们是一伙的!

  经理一看,心想不好,顾初雪这得罪的不止是温家小姐,还得罪了这俩爷,忙赔着笑容:“温爷,易爷,你们放心,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处理好的,一定会让我的员工道歉……还你妹妹一个公道的!”

  “见风使舵!”温昊泽阴着脸冷哼。

  经理脸上依旧是赔着笑容,但他却还不明白自己是哪里说错话了。

  “哥……我……”温雨兰话还没说出来,就被温昊泽冷冷的声音打断了:“我不是你哥,谁都没资格叫我哥,我温昊泽只有一个妹妹,温楠楠!”

  温昊泽话落,那一双冰冷的眼眸紧紧的盯着顾初雪看着,看着看着,冰冷的眼眸慢慢的开始有暖意,开始温柔,带着不少的疼惜。

  顾初雪却有些不解了,干嘛盯着她看呢。

  而对于温雨兰来讲,温昊泽些话却丢脸至极,心里恨的牙痒痒,居然这么不给面子,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给她难堪。

  温楠楠,温楠楠,大家的心里都想着温楠楠,虽然,温雨兰深知这个温楠楠已经死了,但是,依旧恨她入骨。

  此时,经理已风中凌乱了,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“没我的事的话,我先走了!”顾初雪对于他们的事情可不感兴趣,她的手受伤了,必须要回去处理一下伤口才行。

  “你还不能走!”经理再一次拉住了顾初雪,顾初雪倔强的一甩,将经理的手甩开:“不要碰我。”

  在包厢里,灯光不亮,顾初雪将手藏在后面,所以,这俩位爷根本就看不到她手受伤了。

  “我已经说清楚了……酒不是我摔的!”顾初雪有些怒了。

  “我可以证明,酒不是她摔的!”易枫珞那邪魅的声音响起,让在场所有的人都震慑住了。

  为什么要帮她?

  那一堆堆火辣辣的目光全都往顾初雪身上刷着,嫉妒,疯狂的嫉妒,她只是一个乡下来的穷丫头,居然能让易枫珞替她说好话,太不可思议了。

  “枫珞,酒确实是她摔的,也许是不小心……”温雨兰娇滴滴的说着,话还没说完,却被易枫珞冷冷的打断:“如果我能证明酒不是她摔的,你们是不是要全体跪下来向她赔罪?”

  “必须要赔偿精神损失费!”温泽昊那冰冷的声音插入。

  易枫珞没来得等她们反驳,直接将手机拿出来:“看吧,刚才……我将镜头拉近,全都拍下来了……你们看,她这手已经握住了,结果,当顾初雪将手松开的时候,她故意将手一松,这酒才会摔在地上的!”

  易枫珞说完,将手机收起来。

  顾初雪松了一口气,终于还她清白了!

  “谢谢!”顾初雪好坏还是分的清的,毕竟,他们帮了她,说一句谢谢是应该的。

  易枫珞双眸一柔,没有说话。

  “跪下,道歉!”温泽昊冰冷的眼眸紧紧的盯着温雨兰与罗如晴。

  罗如晴慌了,没想到居然被拍下来了,偷偷的看了看温雨兰的时候,发现温雨兰正恶狠狠的瞪着她,那眼神,仿佛要将她千刀万剐了一样。

  “快!”易枫珞突然低沉的一吼,声音阴冷至极,吓的罗如晴迅速跪下来,结果,跪在了刚才被她摔碎了的酒瓶玻璃碎上,疼的她倒抽了一口气,可是,她只能跪着。

  温雨兰是温家的千金,而她却不是,既然易枫珞与温泽昊要让她跪的话,她必须要跪的。

  “看来,这温家的千金不过如此嘛!犯错还要抵赖啊,呵……”易枫珞冷笑。

  这样阴冷的笑让温雨兰毛骨悚然啊。

  “我……我当时也没看清楚……”温雨兰不可能给顾初雪下跪的。

  “既然没有看清楚,为什么要不分青红皂白的将这罪行强加在我的头上?”顾初雪冷眼看着她。

  “我……”温雨兰被顾初雪这么一说,语塞的说不出话来了。

  温雨兰感觉到易枫珞对她的不满,没办法,知错就要改,于是,她只能跪下来,跪在了顾初雪的面前。

  顾初雪得意洋洋的掏出手机,然后,将这一画面给拍下来了:“唉呀,这温大千金与罗大小姐跪在我的面前向我道歉……今天是打西边出来了吗?我必须要拍下来……存在手机里做个纪念才行呀!”

  “咔嚓咔嚓……|”

  顾初雪是拍了好多张,这才满意的收起手机。

  当她收手机的时候,另一只被划破了的手伸出来被看到了……

  易枫珞与温泽昊双眉一紧,异口同声,语气紧张:“你的手怎么了?”

  “哦……刚才打起来的时候不小心被她给割伤了!”顾初雪这一开心,都快要忘记自己的手还受伤呢。

  “今天,谢谢你们了,不管是出于什么,你们帮我……但是,还是很感谢你……我……先去处理伤口了!”顾初雪说完,就准备离开。

  易枫珞伸手抓住了她,顾初雪身子一僵,勉强的挤出笑容笑:“还有事吗?”

  “我送你去医院!”易枫珞一脸霸道的说完,拉着她就走了。

  “喂,我……我自己……可以处理的……去医院要好多钱,我不要去医院!我去药店买点酒精,买些纱布就可以了……”顾初雪的声音对于温雨兰她们来讲,越拉越远了。

  温雨兰见他们离开了,阴着一张脸起身:“哼……都是你搞出来的事情……害得我被你拖下水。”

  “我……没想到……他们,居然……会突然出现帮这个贱人……这个贱人认识易枫珞与你哥吗?”罗如晴也没想到啊。

  本来是想小小的整她了下,然后,到时让一个老头拖着她,强、奸她,再让学生敬超过来看看,顾初雪为了钱把自己给卖了。

  没想到中间却杀出了易枫珞与温泽昊这俩位大爷。

  一直没有说话的阮秋灵走出来,扶着温雨兰说:“雨兰,你放心,那贱人再大的本事,也不可能入得了你哥与枫珞的法眼的,易家跟温家可是有婚约的,虽然,当年易奶奶给了温楠楠一块玉作为聘礼,但是,温楠楠却已经死了,而易家与温家是世交,有意要结为亲家,亲上加亲,现在温家也就只有你这么一位千金,所以,到头来,肯定是让你顶上温楠楠的位置,嫁给枫珞的。”

  温雨兰听阮秋灵这么一说,心里的阴霾也慢慢的消失了,嘴角带着一抹高傲笑意:“那是!这易家与温家要结为亲家是众人皆知的!”

  “怎么说,温楠楠是你的表姐,你亲姨妈的女儿呢,你……居然帮我不帮她?”温雨兰有些怀疑的看着阮秋灵。

  “我们是好姐妹嘛!”阮秋灵赔笑道。

  温雨兰嘲讽的笑了笑,对着罗如晴说:“今天这酒的损失,你自己出!”

  罗如晴肉痛啊,那么多钱,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!

  当然,罗如晴心底暗暗发誓,今天受的耻辱,今天赔的钱,改天一定会从顾初雪的身上加倍的讨回来的。

  ……

  顾初雪被易枫珞与温泽昊霸道的带到医院,处理好伤口之后,医生说:“配点止痛消炎药吧!”

  “不用不用……医生,我不痛了,真的……不要不要!”顾初雪是想着省钱呢,本来都不愿意来医院的,结果硬是被这俩爷拉到医院来,也不知道安的是什么心。

  “配吧!”易枫珞冷冷的开口:“要最好的药!”

  “不用,真的不用……”顾初雪心里抱怨着:怎么这么霸道又爱管闲事!

  “再抽个血验一下吧!”一直紧抿着双唇没说话的温泽昊开口了。

  当然,他们俩个人要她抽血是另有目的的,这么好的机会,一定要抽几管子血来做一下DNA鉴定才可以。

  “验……验血?验什么血啊,我这是……又没事!真的没事!不用大惊小怪了,我又不是什么千金小姐,我只是一个乡下来的丫头而已,没这么娇身惯养……”顾初雪这话还没说完,医生已经替她开了单子了。

  “喂,我……”顾初雪再要反驳有时候,已经被易枫珞与温泽昊强行拖去抽血:“哇,啊……疼……你们……我都说了……不要抽血,我这小伤,抽什么血啊,验血很贵的!”

  顾初雪心疼极了:这样下来的话,少说也要好几百了吧。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如梦读书  每天领取梦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